使用帮助  
会员浏览
    galaapple的日记 用户日记页 -- 关闭
 
第一课:来得容易走得快!(四)字体[ ] 颜色[ 绿 ]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07-07-31 被查看:2894次 [收藏:日记|作者] [评论]

一转眼到八月下旬。确定部门的前一个礼拜放五天假,像破晓前最后的寂静。只有十来个人被要求在这五天仍然上班,留在人事办“帮忙”。被叫到的人心里都不免惴惴。

有我和昊。

去了更觉得内容蹊跷。人事办的年轻职员翻箱倒柜没事找事地挖出成堆的陈年文件,交待后续文件会陆续送来。要求倒简单,归类。央视内部有调动,比如从新闻中心调到海外中心,需要把档案重新归类。我们自然接触不到太过私密的档案。要归类的是当初每人入台时填写的个人履历;按照新的人事归属重排。事情不能说不重要,但从文件上积尘的厚度和安排事情的人对此不紧不慢的态度看,这绝不是个紧张得临时要人帮忙的活。我们一群人一边有条不紊地干活,一边各有心事。显然,我们在最后关头被留了下来重新测试。

不管怎样,无需在想不清楚的事上自寻烦恼。我们这个小分队因为有我跟昊之类手上麻利的人做顶梁,所以往往以远超过人事办期待的速度完成任务。空闲时候,我当记者的八卦本性不改,顺着一个一个看前辈们的履历。那几天权当消遣地飞速翻看了上千人的成长历程。比如某名嘴刚入台的时候是短发造型,一度不受重用,做的节目也比较边缘;接着明显看出一个转折点,之后才快速走红。某前任当家花旦以前是学化妆的科班出身,然后不知怎么的开始演戏,再后来才演而优则说。某新锐主持其实还在几个大学兼职教书,并读着个海外的在职博士。最绝的是一档收视率颇高的家庭综艺比赛的主持人,以前竟然是个飞行员。

看了几天下来,最强烈的印象是,央视其实是广院人占绝对优势的领地。尽管大家的来路说起来林林总总,但最大多数,走的是上广院——做小节目——做名牌节目这条路。只不过每人在每个阶段花的时间不同,比如先学别的专业,工作之后才在广院读研究生;或者运气奇佳,小节目没做多久就转名牌节目;当然,大部分人一直都没什么名气,在时段不那么好的节目做上小半辈子。此外,还有些人尚可组成团体,就是戏剧,戏曲,电影,乃至更多其它艺术类院校的毕业生。他们念书的时候,也多学的是广院的相应专业,比如影视编导或者主持。学历背景不落入以上两个集合的可说是散兵了。

我顺便关心了一下我们系(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曾经通过和我一样的渠道台聘在央视的学长。已知的是两位。一位当时还安心在央视台办做行政;另一位锋芒毕露得厉害,被分到人事办干部管理处之后闲不住,几年里几次申请去节目口未遂之后出国走了人。干部管理处的人说起此二人,自然是当一好一坏两个典型教育我们这些后生。

最后一天最后一个走的是昊。我们把布置的活干完预备撤退时,一位人事办的拿了本三百多页的散文集让昊一页一页全部复印完。我看见在夕阳底下,呛人的复印机气味里,昊一言不发,毫无怨气,飞快地在复印机隔板上铺平书页。他眼睛里的光彩还像平时一样耀眼,只是似乎沉默了些……我忍不住问自己,工作,是不是必须要这样?这样,我会开心我当时的选择吗?这样,是我许久以来悉心准备所期待的结局吗?

827日。传说中的分部门是这样进行的。所有人回到第一次来台里时做自我介绍的会议室,环绕着椭圆形大桌子坐定。人事办负责人总结总结先,然后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宣布名单。每宣布一个部门,就告诉立刻上哪儿哪儿报道,直接把这拨人送走。然后再走一拨。

据以前台聘的年轻员工说,看人一批一批走是很紧张的。而我只在公布我想去地方的名单时才会不由得心跳。新闻中心,海外中心,文艺中心,广告经济信息中心,体育中心,青少中心,节目播出管理处,新台址办公室,台办,财务办……我听得已经不再紧张。听完我最感兴趣的新闻中心和海外中心的名单第二秒,我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头翻翻小记事本,蓦然瞟见日历上93日画着个陌生的圈。

两个月没动的那部分脑细胞霎时间激烈地活动起来。一个星期,我想。还来得及。

强说新闻中心报到的地方没人,绕回变得空空荡荡的会议室,撞个正着宣布屋里硕果仅存的我和昊被留在人事办。周围一时间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强大大咧咧地来给我们拍肩膀:“行了以后提职称就靠你们了!”

我抬头看看,昊隔着几个座位冲我露出一个几乎难以察觉的笑容。

小小的郁闷之后,我瞬间转回准备申请签证的状态中,包括查网和打电话给各路朋友进行填鸭式签证扫盲培训;叽里呱啦地练习回答面签可能遇到的问题;去找有外币交易业务的银行把需家里出的生活费和学费补齐并建立新帐户;最麻烦的是被广电总局留下审核的毕业证和学位证……唉,不得不编出些自己都觉得荒谬的由头把它们搞出来。在频繁电话联系未果的情况下,签证前两天上班中间的午休时间,我咬了块面包从央视所在的军博站坐1路车去复兴门,软磨硬泡总局的负责人,终于拿个大麻袋把全台新职工所有的毕业证学位证扛了回来。在我仅剩的最后四个工作日边上班边不动声色地干完所有这些,我请了三天假办完了出国所需的所有手续并大致置办了行李。

我在央视做的最后一件事,是花一个星期跑到顺义带了个120人的培训项目,内心算是感谢台里的知遇之恩。离开的决定闹得风风雨雨,但多数人最后也表示了理解。与人事办面谈离职手续前一天,LSE来信,把奖学金再加4000镑,基本帮我付了学费。我后来才知道,2004届我们系92名硕士生中,我是唯一受资助的东亚人。并且他们把两笔奖学金都给了我。

跟所有人电话或者见面告别充斥了最后的每一天。记得强刚跑完采访汗涔涔地来我办公室说再见,留下一句,“好好闯吧……你的个性是你最大的财富。”我淡然一笑,个性有什么好啊。还是没有个性受伤害比较少。他看着我的眼睛摇头,好像要我相信他的话。

几个离职的后续值得一提。九月余下的十几天里,我把入职培训上关于新论文的笔记系统地存到电脑里,稍许做了些数据分析。那后来演变成我硕士毕业论文的雏形。在做整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对想问题乃至做研究还是蛮有兴趣。其实每个人都会有自己感兴趣的事;那好比是我们的领地。我在大学毕业前后匆匆忙忙做决定的时候,并没有想清楚自己真正属于什么领地。从后来我同事告诉我的他们各自入台的故事看,那些如我一样,开始完全没想就糊里糊涂进来的,做的工作也多半不甚喜欢。因为我们并不知道等待我们的是个怎样的地方,我们更不知道别人怎样看待我们。进来的时候我们就没有意识到,别人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比我会做什么,要更加重要。

翌年,硕士毕业,我重见到强,昊,和卓。强和昊寒暄着点烟抽。两人已不谈做记者的荣光或者责任。强辛苦地跑着社会新闻,谈笑般说起费尽巴拉拍来的影音素材整天被老编改口播。昊已经混熟了台里一半人,眼神和语气里带上了官场的味道。强顺便迫不及待地咨询为什么结婚可以放假但离婚二婚就不给假……最快乐的还应是卓。她本来期待着做媒体并购,但只被分去管财务。但她依然会得意地分享说,常常见大麻袋装着现金特神圣地运进来。每天恬淡的日子也让她乐得消闲。她说着这些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一个满足的小女人在讲一个关于人生的天大的秘密:没有什么能让你真的幸福,除了内心的平静。

 

 


※ 来源: http://www.JiaoYou8.com ※
 
更多"其它"类日记
时间suan006
古代回文诗赏析深秋寒梅
这个享誉世界的中国男人却被岳母诅咒。。。深秋寒梅
有事做,有人爱,有所期待suan006
追忆sea_lavender
马云的未来医院----看病不再难深秋寒梅
给上年纪的人suan006
过年必须吃的美食火锅的由来lisa165
2019最走红的一段话suan006
乐此不疲sea_lavender
查看全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 Unknown Space , since 1996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580
京ICP备11000798号